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二章离别_1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4:26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二章离别

三日后中午,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云海县城每个角落。

苏鸿低着头,默默跟在苏德海身后,走出了两人居住三日的君来客栈,看着苏德海背影,即将远行的他心中一片纠结。

穿过几条热闹的街道,不久之后,来到云海码头,远远看去码头凉亭里,此刻正站着一大群人。

两人临近,这才看清,人群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着那些年龄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年少女,苏鸿摸着鼻尖思考片刻,心中有了答案。

走进凉亭的瞬间,那些带着孩子前来的长辈,所有人将目光看了过来,片刻后又扭头看向自家孩子,比较一番之后,脸上露出各式各样的神情。

众人目光凝聚望来的一刻,苏鸿停下脚步,楞了一楞,通红着小脸,连忙上前挽着苏德海胳膊。

苏德海回头看了他一眼,摇头苦笑,啦着他快步走进凉亭角落站了下来。

百十余人的凉亭里,出乎意料的安静,苏鸿用眼角余光打量众人,这才发现,大多少年都是神经紧绷,而那些少女则是两手啦着衣角,神情显得无比紧张。

这些人里,他看到有那么几人,相比其余少年少女,神色却是较为自然。

第一个引起苏鸿注意之人,是个大头少年,他的身旁站着一位腰圆腿粗的魁梧大汉。

少年一副憨厚的模样,苏鸿看向他时,他也正好扭头也看见了苏鸿,随后对着苏鸿嘿嘿一笑,旁边魁梧大汉瞪了少年一眼,他赶紧收起笑脸,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另一人则是站在一位美妇身旁的少女,她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两颗滚动的珍珠,在她眼眶里来回转动。两条垂吊双肩的小辫子,在海风吹过之时,会随着风吹过的方向来回晃动。

苏鸿打量她时,那少女也是睁大眼睛看着苏鸿,片刻之后她见眼前少年没有将目光移开,少女扑哧一下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她身旁一直看着海面的美妇,听见少女扑哧声时,转头看向少女,只见那少女低着脑袋,手指在垂掉肩前的辫子发丝上,不停轻轻缠绕,美妇无奈摇了摇头,不在理会少女,转身继续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

最后引起苏鸿注意之人,是一个身穿金色华服的少年,他在人群中最为显眼。

这华服少年长的眉清目秀,气宇轩昂,嘴角微微上翘,手中拿着一颗白色的石子,他时而将手中石子抛空落下,丝毫不想理会站在他身旁喋喋不休的肥胖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脸露严肃之色,俯首在他耳边又交代几句无法听清的话语,少年脸上明显浮现出不奈的神情,但却不敢发作,只好点头答应。

天边夕阳西下,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海面之上,格外美丽。

众人在凉亭中已经等候了三个时辰,依然不见仙人前来,人群中似有人等的不奈,以至于一直处于安静的码头,出现了无数低语的声音。

这低语声越来越大之时,海面千米之外,一膄极大的银白色舟船,冲破黄昏笼罩的海面,以极快的速度像码头冲刺而来。

同一时间,天边出现一颗小小的黑点,如流星一般正快速向码头飞了过来。

众人举目望去,皆是精神一震,这哪里是什么黑点,分明是一个踏剑而来身穿蓝衣的青年。

青年身体悬浮半空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二章离别_1

,脚踩飞剑,身体轻轻一跃便落在码头地面。

漂浮半空中的飞剑,在青年落地的瞬间,发出嗖嗖声响,在他身体四周旋转几圈,便自动插进他背在背后的剑鞘之中。

初见这一幕的苏鸿与众人一样,心中波澜起伏,脑海里全是蓝衣青年刚才踏剑而来的一幕。

“仙……仙人。”

人群中,也不知是哪个少年惊呼出声,四周之人一片哗然,都像青年投去崇拜的目光。

青年一愣,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宗门派来凡尘接送测试弟子。但每次面对凡人这种崇拜的目光,激动的话语,他还是不厌其烦的享受。

“离上一次来凡尘接送测试弟子,应该快有四年了吧。”青年脸露微笑摇头感慨。

“在下李飞,蓬莱宗外门弟子。此次被宗门派来云海,接送测试之人前往蓬莱岛,所有报名之人男女各分两队站例。你等家属可在云海等候七日,七日之后我会将淘汰之人一一送回。”李飞讲完,向人群中那身穿华服的少年招了招手:“叶师弟,你到我身旁来,你是大长老内定弟子,就不用测试,到了蓬莱我会带你前去拜见大长老。”

众人齐齐转头,看向身穿金色华服的少年叶天,眼里皆是透出无比羡慕的目光。

叶天举步走向李飞,路过众人身旁时,他嘴角高高上扬,神情不可一世,只是在看见站在美妇身旁的少女之后,他的脚步停顿了片刻。

眼前叶天停留在自己身上怪异的目光,少女心中不喜,双眼一瞪,轻哼一声,转头看向苏鸿所站之地。

少女可爱的神情,落在叶天眼里,他嘴角笑容更加浓郁,几步来到李飞身旁,两人低语几句之后,皆是满脸笑意。

“去吧,到了蓬莱可别像在家中这么老实,外面的世界可不比在淮安镇。“苏德海将青色包裹递到苏鸿手中,挥了挥手,示意他去人群排队。

待所有前往蓬莱之人,都已排队站立之后,苏鸿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阵冰凉的海风吹来,那艘银白色的舟船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引起一阵躁动。

苏鸿缓缓抬头,失落的眼神仔细凝望着苏德海满是皱纹的面孔。这张脸尽管已经看了十多年,依然还是那么温暖慈祥。

“爷爷照顾好自己,待孙儿学了本事归来,一定带你老人家,遨游星空之上,看遍越国山河。“苏鸿忍住快要蔓延出眼眶的泪水,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苏德海干瘦的身躯。

在那舟船停岸的一刻,苏鸿松开了抱住苏德海的双手,转身慢步走向早已排成两队的众人。

他不敢回头,害怕在看多一眼,这个他在世上唯一的至亲之人,那满眼眶的泪水,就会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

苏鸿转身的那一刻,他颤抖的话语久久回荡在苏德海耳中。

看着苏鸿走向众人的背影,这个头发花白,后背佝偻的老人,他抬起枯瘦的右手,想要喊住他的孙儿给他说,走我们回家,我们不修仙了……,但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话语说出。

他抬起的右手停在半空,最后却无力的垂落下来,在苏鸿走向队伍末端的时候,他的脚向后跌了两步。

笑容,他苍老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了笑容,若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老人他的笑容是那么的苦涩,那么的无奈。

舟船靠岸之后,从船头走下一位与李飞同样身穿蓝衣的长脸青年。他几步来到李飞身边抱拳说道:“李师兄,所有报名之人都在这里了吗?”

“都在,有劳张师弟,快些将这众人都安排上船吧。“李飞对着长脸青年点了点头,抬手指向早已排成两队的众人。

张姓青年也不废话,转身来到两排队伍前方,只见他手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手中多出一副纸笔。

踏上舟船的每一个人,在经过张姓青年身边时,都要将姓名报出,随后便能看见青年在纸上勾勒几笔以作登记。

到天色黄昏之时,舟船上所有测试之人,全部来到船尾,与站在码头上的亲人挥手告别。

刹那间,码头上一片欢笑呜咽夹杂。

苏鸿扶着船延,他的目光在码头之人身旁一一扫过,但却没有看见苏德海。

他想要大声喊出爷爷两字时,舟船却像入海的蛟龙,向无边的海洋深处快速冲去,片刻之后,在看那舟船已是在千米之外,船尾上的众人都早已走进船舱。

但唯有苏鸿,他还站船尾呆呆凝视码头所在的方向。

他看见码头的那一边,一个个如蚂蚁般大小的人影慢慢散去之后。但却还有一个身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苏鸿嘴角带笑,那身影他知晓一定是苏德海送他远去蓬莱的目光。

他弯下腰,对着码头那蚂蚁般大小的人影跪了下来,深深的叩了三个响头。

一直到码头消失不见,夜色降临,一轮圆月悬空高挂,苏鸿这才转身走进那散发灯火的船舱。

梧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梧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梧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梧州白斑疯医院
梧州白癜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