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我曾坐過悶子車圖

发布时间:2019-11-08 20:45:28

我曾坐过闷子车(图)

上个世纪60年代,国家职工一年享受一次探亲假,路费报销,工资照发每当春节来临回家探亲,挤火车是大家最为头痛的一件大事大家把挤火车比作“三大战役”(买票、乘车、中转)

1962年春节回家,我托朋友买了一张63次快车车票,63次由包头发到北京,一路特别顺利,到北京我还要中转才能到家车到北京时,我正要出站签字,站台前停着一列由北京发往潘阳的快车那时发往东北的车次,都要经由天津这时大家已经全部上车了,乘务员都站在车厢前等待发车指令,我向着一位英姿飒爽的乘务员走去,把车票递给她,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扫我一眼,看我身上带的大包小包,把车票递给我“到天津下”我说声谢谢,很快上了车车厢内人挤得水泄不通,我就在车厢门口站着,心想到天津不过两个多小时,站也能坚持到

车到天津站时,已是夜幕降临天津是一个中转大站,站台上、广场上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候车室的人多得挤不进去售票厅前排着一条条长长的队伍我到问事处签字也挤不上去我走向一位戴红袖标的服务员,她看看我的车票,“你不用签字了,有一趟开往德州的加车快开车了,你赶快去广场排队等候上车”我在广场上找到开往德州的加车,指示牌下也排着长长的队伍不一会儿就开始放行进站了我随着人流冲向站台,站台前停着一列闷子车(就是装货的货车,没有窗户,我们习惯叫它闷罐车)每节车厢的推拉门都敞开着,人流就像潮水涌向闷子车我那时还年轻跑得快,跳上车厢找个角落,放下包就坐到上面

这时车厢内人越来越多,人声嘈杂,大呼小叫挤得车厢内人也站不住了,乘务员把车厢门拉住车厢内黑洞洞的,一点光亮没有列车像一头疲惫的老牛,喘着粗气,哀鸣着启动了(当时还是蒸汽机车)车厢内的推拉门撞击着车厢,发出“哐哐当、哐哐当”有节奏的响声这趟加车逢站就停,每次到站有人上下车,车厢就骚动一次因为我上车快在一个角落里坐着包,昏昏欲睡几个小时的路程,走了将近一夜天快亮时,一位女同志的喊叫声把我惊醒“干嘛呢干嘛呢这是脚(觉)”她操着天津口音喊着我这才发现坐在我身边的是位女同志,有人踩了她的脚

怎么缓解肠道感染
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