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异世录黑之匙 第五十一章 疏忽是大敌_1

发布时间:2019-12-04 17:09:47

异世录黑之匙 第五十一章 疏忽是大敌

远远地可以听到观众台上的声音,夹杂其中的,到底是因为太过精彩而发出感动的欢呼,还是由于不堪入目而不由自主的倒彩,就是不得而知的了。

映照下来的光线瑟缩在一角,暗红色的帘布遮挡住台上的景象,静谧的房间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并没有刻意营造出的气氛却分外的安静,些许急促的心跳意外地落入他的耳中。

沈逸此时身处的地方,是由办事厅的入口延伸过来,类似于过道一样的单间,宽敞的空间并不会给人造成太大的压抑,他甚至有心思打量四周,哪怕知道等一会儿要面对的是凶残的怪物,轻易可以令人闻风色变的魔兽,心里的压力其实并没有比面对艾特拉斯的普通人来得沉重。

连这样凶恶的怪物都会受制于人类的牢笼,被铁链锁住其脚,被枷锁缠绕其身,再被置于舞台之上,进行与人搏杀的闹剧,凶恶形貌反而成了迎合某种人群癖好的手段,顺着这样思路去想的话,恐惧便是无从谈起,因为真正应该警醒的反而是被称作“人”的怪物吧。

沈逸任由思绪延伸开去,并没有刻意为自己找什么高尚的借口,因为他想要的仅仅是挑战背后的赏金,当然,至于其中荣誉什么的,一开始或许并不在意,现在却是另说,他揉了揉手腕,毕竟被人嘲讽,继而被当成傻瓜,生气是自然,但也并不是到了非要还以颜色的程度,如果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该检讨反而是自己气量才对。

不轻易被任何人左右,也不轻易左右任何人,这算得上他性格的优点了。

“……不用怕的,等一下你尽量站在我后面就可以,怪物如果冲着你去的话,千万不要慌……”嘴上说着善意的提醒,尽量让自己显得可靠的笑脸却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这是他目前的队友,那名被称作杰森的剑士。

“……其实没什么可怕的是不是,反正只是一只牛头怪物,再可怕的东西我都见过呢,哦,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贪狼。”

“……嗯,没怎么听过,这个名字也太古怪了,我的话叫做杰森……你看上去很紧张,偷偷告诉你,其实没什么,奇恩罗斯竞武台的安全措施还是做得很到位,等一下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唠唠叨叨~唠唠叨叨~

隐藏在面具后的沈逸忍不住满脸黑线,到底是谁在紧张了,看着他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掂量着手中的大剑,拳头不停地握紧又松开,如此反复,一会儿又如同话唠的自说自话,虽然更多的时候,沈逸只是保持沉默,这也就难怪老约翰会安排两人在一起,算得上好意的一种。

回想起他被冷嘲热讽

,同情自然说不上,随后光线在一瞬间亮起,遮掩的帘布拉开,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沈逸回头看了一眼杰森,后者似乎也意识到了该是面对的时候,收回了视线,他径直走了出去,欢呼与尖叫声中,宽阔的视野在尽头豁然开朗。

他紧了紧拳头,第一次正式出场,加油了,异界的菜鸟猎人——贪狼!

……

**********************************************************************************************

破旧的老式光灯立于桌上,发出暗黄色的光亮,灯罩上是早已经锈掉了的油漆,弯曲的灯颈歪歪扭扭,甚至可以看到内部的枝节,四周却并不明亮,即使已经是白天了,房间里依然需要打开台灯。

阳光吝啬且畏惧避开此间房间,尽管房间的主人是如此胆小害怕黑暗,敞开的窗户要到下午才能有一点点光线投注下来,这种状况却是没能怎么改变。

亮起的光灯照明的一角是有些杂乱无序的桌子,各种香料与彩色的绳子占据了大半桌面,被阴影笼罩的其他地方,堆满了杂物,靠近窗户的地方则是一张单人床,床尾挂着的是少女的**之类林林种种的服饰。

这是一间不像少女的少女房间,作为主人则是趴在桌上陷入酣甜睡梦中的海音,拉近视线的话,可以看到微微张开小巧嘴巴,睡得极熟的脸上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心感,头上则是一对垂下来折向两边的兔耳。

在这一片寂静中,只剩下微弱的光亮发出温暖,她的耳朵便轻轻动了动,迷糊的双眼旋即半眯着,撑起了上半身,伸了伸懒腰,仿佛一觉醒来,揉了揉眼睛,茫然的大脑迟钝地开始运作。

“糟了,我怎么睡着了……啊……”

等到意识自己不知不觉间被睡意带向美梦,海音便一下子从迷糊的状态清醒过来,慌张地站起,转身的时候却差点被椅子绊倒,剧烈的动作令得立着的光灯摇晃了一下,映出来的影子来来回回。

急促之中带着些许慌张,她推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哒哒哒——”,脚步声便由近及远,随后再由远及近,过了一会儿,红着脸的海音又折返了回来,捡起了**。

走动间,已然将**穿上,如果是放在以前,她是没有这么多讲究,公寓里多半是孩子,并不需要太过防备,这里毕竟算得上是自己的半个家了,改变自然是有改变的契机,稍稍滚烫的脸颊又让她回想起那一天难堪的早上。

以至于在靠近大厅的时候,她忍不住停了下来,矛盾的心情,一边是躲闪,一边是焦急,鸵鸟似探出了头,在确定大厅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时,松了一口气,开始再度慌张小跑起来,目的地是大厅的厨房,稍稍让她感到安心的是,没有闻到焦味。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两个人,小大人的梅梅还有就是公寓里仅有的两名住客之一的薇薇安,海音对于薇薇安的最大印象是她的开朗与活泼,每次面对她灿烂的笑容时,她都会不自觉想要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这种亲近感到底是因为对方同是兽人的身份还是仅仅只是她与人为善时的那份可爱,便是无从判断。

与梅梅有时候挖苦自己的不同,薇薇安是彻底乖巧且讨人喜欢的妹妹了,海音有时会不自觉会这样想着,这种想法自然是要藏着掖着,要不然的话就又要被小女孩念叨上半天。

匆匆跑向厨房时,她眼睛的余角便看到两人聚在一起研究着什么,手上是没有看到过的卡牌,因为过分担心自己从早上便放在火炉上煮着的香料被烧焦,她慌慌张张地跑了进去,如果因为自己的迷糊而让一整锅价格不菲的香料烂掉的话,接下来的一周她绝对会因为不必要的经济支出而彻夜不眠。

“煮着的香料我已经关掉了。”等到海音跑进厨房里,梅梅便回头喊了一句,目光落在熄灭的火炉上,发出的熏香弥漫在厨房中,慢了不止一拍的她才反应过来,然而不可大意,紧接着再转向门外,任何的疏忽都是大敌,除此之外,还有公寓外面的水缸,这一次说话声更快地落入她的耳中:“外面的水缸我也盖上了。”

“呜……”海音倏地僵在原地,过得许久,才如同等待判刑的罪犯地缩回到了大厅,耳朵拉了下来,带着苦瓜色的脸小心翼翼转向了小女孩,基本上她可以猜得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海音姐却还是这么的不小心,那些香料可是很昂贵的,怎么可以就那样放在那里呢……”

随后转过来的,是一脸开启数落模式的小女孩,海音忍不住抖了一下肩膀,有这样一个让人省心的妹妹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她不由自主地想道,然后双手合十诚恳地认错:“对不起啦……”

……

这一次数落是一如既往的丝毫不留情面,薇薇安倒是在一旁帮着说了一些好话,小女孩才气呼呼地作罢,只是海音看得出来,梅梅今天火气有点大,随后小女孩再度研究起手上的小东西,脸上露出了十分认真的表情,海音的目光便也跟着落在一张张小小的卡牌之上。

“这是什么东西?”

“扑克啊,这可是阿逸在前几天下雨的时候发明的呢!”说话的是薇薇安,仿佛俱有荣焉似地扬了扬小脸。

“扑克吗?没怎么听过,有什么用呢?”

“可以用来打牌啊,而且很好玩哦……”于是,薇薇安开始现学现卖,虽然大多都是从沈逸那里学来的,而且每次和他打牌也都是输多赢少,但拿来用来忽悠丝毫不懂规则的梅梅和海音却是再好不过了,她有些得意地想道。

“呜呜,吵死了,我不玩了!”小女孩旋即不耐烦推开手上的牌,投降认负,薇薇安则是十分开心摆出胜利的V字手势,随后海音也加入了进来,刚好就是三人斗地主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如此你来我往之后,才想起了某人,海音小心翼翼地问道:“对了,阿逸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哼,海音姐,你还好意思说起,你最近不是都躲着阿逸哥哥,怎么又突然提起他来了。”

“呜,才不是突然提起呢……怎么感觉今天梅梅的火气特别大呢。”海音委屈看了小女孩一眼,后半句却是小声嘀咕起来。

“因为阿逸把她丢下了,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玩了。”薇薇安旋即不留情面地揭穿小女孩今天特别容易发火的原因。

“薇薇安姐姐,悄悄话可不能说得这么大声哦,还有……我才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火气大的好不好?而且我又为什么要因为他一声不吭地跑出去而生气呢!”

海音与薇薇安相互对视了一眼,叹了一口气,然后又默契地摇了摇头:“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呢……”

“呼,你们……哼,不理你们了!”吵吵闹闹一番,三个人的身影旋即构筑成了公寓一道颇为轻松的风景,生着闷气的小女孩,以及两名可爱的少女,此番平淡又不失趣味的时间悄然滑走,直到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可能是阿逸回来了,我去开门!”薇薇安站了起来,在海音和梅梅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蹦蹦跳跳跑向大门,等到她推开门时,才发现站在外面并不是沈逸。

“嗨,可爱的薇薇安,好久不见了!”

“咦~怎么是你呢……”

……

京都儿童会员中心怎么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专家
长春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长春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赣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