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逆焚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打得可爽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3:02

武逆焚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打得可爽

白色的高台之上,二十多人都一脸不解的看着那两道身影,之前各种心思所导致不同的表情,眼下却渐渐的统一成了不解和惊讶。

鬼画两家人碍于画鸣那一番豪言壮语,此时就是想要插手也做不到,只能够寄希望于他快快解决了那叫沈风的青年。

素遥两家人一开始表现的是犹豫不决,他们想要出手帮忙,可是自己这边的实力显然及不上对方。即使有心帮忙,也是力有未逮。

只是一转眼间,眼前两人已经交手在一起,而且两人之间根本就无法称为战斗,因为从始至终都是沈风这边单方面的挨打,另外一面就单方面的负责进攻。

广场上那些本来还在为左风呐喊助威的人,现在也一个个都闭了嘴,因为他们口中声援的左风,此时就如同一只沙袋被画鸣任意痛殴。

画鸣没有动用任何武技,因为也不需要动用那些积蓄力量的招式,只需要凭借自身的力量和灵力,拳拳到肉的打在对方身上即可。

他修为达到了淬筋期九层巅峰,虽然及不上鬼家那种让修为返回三级重修的程度,可也是实打实的从强体期一级,一路修炼到此时的炼体阶段巅峰程度。

指,掌,拳,肘,肩,脚,膝,各个部位都已经运用起来,几乎是将画鸣所学的所有招式都运用出来,一路对着左风穷追猛打。

而左风只有两个字,挨打。不论对方如何攻击,他都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甚至连抵挡都显得困难非常。让人听着都感到心颤的沉闷声音,在左风身体被击打的地方响起。

左风的身体时而凌空飞起,时而狠狠的砸落地面,时而因为被对方的重击而大幅度弯曲的身体,让看到之人也都不自禁的倒吸冷气。

不如此“战斗”过了数息之后,一些周围看台之上的人,眼中却是明显的闪过了一丝异色。

一些修为极高且眼光毒辣的老家伙,他们在这一打一挨之间也看出了一丝特别之处。

首先画鸣每一次攻击都几乎用尽全力,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也根本就没有留手的可能。而那挨打之人沈风,每一次攻击都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体之上,从头到尾甚至连一次像样的抵挡和防御都没有。

如果一开始没有掌握节奏,亦或者不适应对方的战斗方式,吃几下亏也都算是正常。可是总不可能连一次都抵挡不了,连半点反击的机会都抓不到吧。

这种情况是最为反常的一处,也是这些人最早发现的特别之处。

还有这左风每一次被攻击的时候,一开始身体都会高高抛起,可是每次都会非常快的落地,这与正常收到重创后被打出去的情况有些不太相同。

一般情况下武者受到重击,会选择借力化力,比平时要落到更远的地方。如果很快就落地,或者是很快就稳住身形,这样一来反要消化对方更多的力道,实在有悖于常理。

这些眼光毒辣的老家伙,自然有各个家族的族长,也有玄宏和屈离两人,另外也有下方广场叶林,奉天和大草原三方的领头之人。

可是即使这些人不解,却也想不到其中的缘故,只不过大家都似乎有种眼前的情况随时会有大变化的预感。

“克塔,你瞧着这场战斗,会是个什么结果。”

身穿兽皮的老者,看着高台上的交手,似乎很随意的问了一句。站在他身旁同样关注高台上变化的中年男子,略微思索了片刻说道:“我看,这场战斗应该是那沈风获胜。”

老者听闻微微一笑,却是继续说道:“哦,你如何会得出这种结果,那沈风到现在可是一直在挨打呢。”

老者能够看出来,也是因为其具备了不俗的修为,以及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从几个细节的地方捕捉到了一丝痕迹,他不认为这中年人也有如此眼光。

被称为克塔的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那沈风开始被打中的时候,身体外的鲜血流淌的很多,可是现在他挨打的次数越来越多,那些血迹反而越来越小了。由此可以看出,他身体的情况并不似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差,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在积蓄力量等待爆发,而那个画鸣现在却是消耗的越来越多,情况反而不太乐观。”

老者表面上微笑着点头,眼中却是有着一丝异芒闪烁。他是因为自己的丰富战斗经验,以及超卓的修为才能够分析出这种结果。

自己身边的这中年人,虽然不具备自己的条件,可是却犀利的发现了另外一些细节,由此却也得到了和自己极为接近的推论,表面上虽然没有说,可是心中却对其非常肯定。

如果左风能够听到这中年男子的分析,也必然会对其非常钦佩。除了自己并不是在积蓄力量外,自己的真实情况倒是被对方看出了七七八八。

画鸣还在不知疲倦的持续进攻,左风依然在挨打,完全看热闹的人此时看来,这沈风落败身亡已经是早晚的事情。

实际上画鸣却是另有一番滋味,最初的时候她没有使用武技,是因为不需要使用大威力的武技,只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击杀对方。

到时候说出去也是自己并未使用武技,也没有欺负对方身体不适。可到了现在他已经想要施展武技,都已经做不到了。

现在虽然是自己采取主动攻击,可是一种危机感却萦绕在心头,他对于眼前这青年的特殊之处感觉是最为明显,他感到自己若是放缓攻击节奏,运转灵力使用武技,自己恐怕会有危险。

而且自己这毫不停歇的疯狂攻击,现在身体之中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现在就是想要发挥最强横的武技,都已经做不到了。

正在不断挨打的左风,现在确实感到舒爽的无以复加。他感到这躯体现在与自己已经契合的更加完美,肉体和皮肤的变化现在都已经能够完全协调,灵气运转也已经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现在的鲜血流的不多,并非时伤势上有明显的好转,而是因为自己体内的鲜血实在不是很多。

一遍遍的被除磷所折磨,一共十八次的拔除鳞甲,使得自己体内的血气也所剩不多。虽然也大量服用过那些血浆,可是要将其真正转化为自身的血液和血气,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不过现在左风感到自己的状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现在挨打的时候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明显的变化,左风也明白了不用再继续如此“憋屈”下去了。

此刻那画鸣刚刚一击将左风打飞,紧跟着就毫不停留的冲了过来,看情形是要在左风落地的同时再次发动攻击。

两人交手之后,对方一直就是这种节奏,不给自己任何喘息和恢复的机会。不过这机会也不需要对方给,就连对方能够不断发动攻击,也是左风故意为之才会如此。

现在左风已经不准备跟对方“玩”下去,这一次被打飞的同时,身体也是极为自然的舒展开来,身子向后微微飘飞而去,将力道化解开了大部分。

周围观战的那些老家伙,那些看出其中有蹊跷的人,这一刻都同时双目一凝,紧紧的盯着左风的所有变化。

只见左风轻轻飘飘的向后飘飞,比起正常情况下要远了两丈有余。紧跟着冲来的画鸣,在此时也感到了一丝不妥,可是现在身体已经凌空飞起,全部灵力都凝聚在了脚跟一处,这一击毫无任何保留,没有任何余地的向着左风瞪去。

身体落在地面的同时,左风的脚步没有半点的踉跄,如同锋利的匕首从高空直接落入地面,稳稳的顿在那里上身都不见任何一丝晃动。

看着那快速临近的一脚,左风微微一笑,不急不缓的五指张开,微微旋转的同时五指收拢最终捏紧成拳头,毫无花巧的向着对方的脚跟狠狠打出。

没有任何花巧,也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单纯的凭借肉体和灵气的爆发力量,与对方针尖麦芒般碰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大的扎响声在两人之间响起,左风的身体只是微微的晃了晃,而那画鸣却是一脸惊骇之中,身体直接向后倒飞而去。双脚落在地面擦着大理石的地面又出去了四丈多远,险些撞在防御大阵上才停下了身子。

一脸震惊的看着左风,站在那里半步未退,随意的伸手掸了掸衣衫,这才缓缓的说道:“这么半天了,你……打得可爽?”

说话之间左风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丝冰冷且残忍的微笑,这笑容却是让画鸣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说完之后,左风手掌翻转之间就取出了一粒猩红色的药丸。周围自然不乏炼药高手,立刻看出了左风取出的是补血丸,是专门为了恢复气血流失过多时候服用的药物。

左风将药丸轻轻放在口中,洁白的牙齿反复的咀嚼着口中的药丸,然后将其吞服而下。可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看在画鸣眼中却是让他感到背脊一片冰寒。

中北大学医院预约挂号
宜章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男科
南宁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治疗牛皮癣淄博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