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红叶】U盘(微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6:03
摘要:人生有时候,真有点像个U盘。当你在低处的时候,非常想要往上爬,拼着命地往上爬,一心想要爬到最顶端。可是,当你真地站到顶端上的时候,你还会不满足,还想要得到更多更多。会变得更加贪得无厌,为所欲为。这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很快就要跌落进那个万丈深渊里了。 人物
林书同,四十岁,李冬梅前夫,市交通局局长。
李冬梅,三十八岁,林书同前妻,水果摊主。
林小冬,十四岁,林书同与李冬梅离婚前所生儿子。
于丽丽,二十四岁,林书同婚外情人,舞蹈培训班教师。
何玉凤,四十八岁,林书同现任妻子,十年前市交通局局长,现任省交通厅干部。
一、市交通局,局长办公室,会议室(日,内)
(豪华宽敞明亮的局长办公室,内有卫生间和休息室,还有一个小会客室,此刻,坐在豪华老板桌后面转椅上的局长林书同,正伏案审看批阅文件。有人轻轻敲了敲房门。)
林书同(没有抬头,轻轻喊了一声):请进!
秘书(推门走进,微笑着请示道):林局长,人都到齐了,现在开会吗?
林书同;好,现在开。
(林书同跟着秘书走出办公室,走进对面的会议室。会议室的椭圆形会议桌旁,已经坐了八个人。林书同向众人点了点头,坐到正中间的位置。)
林书同(环顾了众人一眼):现在开会。大家都知道吧,这个工程是咱们市最大的一项民生工程,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所以,局党组才责成由我担任总指挥,由我总负责。下面,我先谈几点意见。第一 ,一定要千方百计保证工程的质量。质量就是工程的生命。从设计到工艺到材料到施工,都要百分之百保证质量。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一点纰漏。我都要亲自过问,亲自检察。绝不允许所谓的豆腐渣工程,在我市出现。第二,一定要保证工期,保证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按期完成。只能提前,不能拖后。保证在十一国庆节之前峻工。作为向国庆节的献礼,向党和全市人民的献礼。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都得少睡点觉,少休几个节假日,全力以赴把这个造福于全市人民的民生工程做好。向党和人民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在林书同局长讲话期间,他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没有看电话,也没有接电话,但是,他知道是谁在给他打电话。紧皱了几下眉头,眸子里似乎掠过一片阴影。)
林书同(继续讲话):我要求你们三天之内,拿出一份可行性报告和方案,供局党组研究讨论,作出最后的决定。看大家还有什么意见,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那好。今天的会就到这儿。
(开完会,林书同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到老板桌后面的高靠背转椅上,从西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皱了一下眉头,又放下手机,抓起桌上的电话机,给前妻李冬梅打电话。)
林书同(声音极为温婉地):冬梅,我知道你们娘俩一直都不能原谅我,一直都在恨我,你不愿意见我,儿子也不认我。我不怪你们。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欠你们娘俩的情,也许一辈子也还不清。可是,毕竟小冬是我的亲生儿子呀。我有能力把他办到咱们市最好的那所外语中学上学。一般人想进都进不去的呀!你为什么就不同意?对儿子是有好处的呀。冬梅,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我等你的回话。
二、十年前的市交通局,女局长办公室(日,内)
(放下电话,林书同禁不住回忆起了十年前的往事。那时候他只是市交通局的一名普通干部。后来被调到办公室当秘书,和一把手女局长何玉凤有了更多的接触,女局长一直对林书同很有好感,很看重。林书同也与女局长越走越近。何玉凤几年前因为丈夫有外遇而离婚,已成单身女人,两个人多次在何玉凤家里发生了两性关系。女局长何玉凤在调任省交通厅副厅长之前,找他谈了一次话。)
何玉凤(一直微笑地面对着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林书同):书同,你也知道了吧。我马上就要调到省交通厅任副厅长了。也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我想在我离开之前,把咱们两个人的事情明确一下。我告诉过你,我把咱们俩的事,都录下保存到U盘里了。也算作为咱们俩爱情的记录和纪念吧。但是,你不必受这个事的约束。你仍然可以有两种选择; 一,你跟你老婆离婚,咱们俩结婚。这也是你一再向我信誓旦旦表示过的。但我绝不强求,更不会强迫你非得做这样的选择。你也可以选择第二种,你不跟老婆离婚,你们继续在一起生活。那也就意味着,咱们两人的关系从此彻底断绝。今后也不必再来往。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咱们两人也就算彻底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了。你拟任办公室主任兼党组成员的事,党组会上也讨论过了,基本上也不会有大问题。你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没有意见。我都能接受。只是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
(听着女局长何玉凤的话,林书同头上一直在冒冷汗,他心里十分清楚,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只有一种选择,否则,就等于彻底断送了他正蒸蒸日上的大好前程。)
林书同(表示坚决地):不,不,不用考虑。玉凤,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我的真心话,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爱你,深深地爱。这种爱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只是前一段时间太忙,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谈。我会马上就跟她谈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的。很快我就会处理好的。
何玉凤( 一直用她脉脉含情的眼睛盯视着林书同,温声细语地说):书同,我说的这个事,你也不必太着急。几年我都等了,还差这几天吗?我只是想在我走之前,把你任职的事情再进一步落实一下。当然,我到了省厅,会更有机会关照你。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关照你的。这一点,你放心。
林书同(轻轻抹了下头上的汗珠,连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感情的。一定会把我们的爱情进行到底的!
何玉凤(噗哧一声笑了说):书同,你是不是看韩剧看太多了。记得有一部韩剧就叫《把爱情进行到底》。不过,那个电视剧真的很好看。我也相信,我们一定会把我们的爱情进行到底的。
林书同(表决心似地):会的!一定会的!我们一定会的!
三、十年前,林书同和李冬梅的家(日,内)
(简陋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儿童床,一个立柜,一张小木桌,两只木凳。)
林书同(不敢正眼看妻子,低垂着头,沙哑着声音说):冬梅,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自从调到办公室工作,能够经常接触到领导,我才看到了希望,才敢想自己也应该有一个光辉的未来。所以,我和她走得越来越近。她也给了我任何别人都无法给予的帮助。要不然,我八辈子也没有机会提拔呀。办公室主任兼党组成员的下一步,就是副局长副书记呀。这样的机会 ,我要是失去,就永远不会再有,再永无出头之日。冬梅,我只能求求你了。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咱们的儿子,我会负责到底的。 我上去了,对咱们孩子将来的前途,也是大有好处的呀!
李冬梅(一直在低声啜泣,听了林书同的这番话,擦干了眼泪,绝然地说):你啥话也别说了。你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我不会死求白赖地挡着你的路的。我知道,咱们俩的缘分也算走到头了,说啥也都没用了。强扭的瓜不甜,我赖着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同意,我签字。
(李冬梅拿起放在小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四,舞蹈培训斑教室,繁华的街道上,十字路口(日,外)
(舞蹈培训班教室里,站在示范台上的于丽丽,一边做着分节动作,一边给台下的二十几名学员讲解,尔后,又叫学员们跟着她一起跳整支舞蹈。上完课换好了衣服的于丽丽,从培训班走出来,走到市区繁华的街道上。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身穿白色露脐短衫,淡紫色超短裙,脚蹬大红高跟鞋,腕上挎着一只米色手包的于丽丽,一边在人行道上急匆匆地走着,一边气冲冲地对着手机叫喊。)
于丽丽(气恨地):老林,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给你打了二十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一个也不接?别说你又在开会。你就是不想见我,是不是?今天你不想见也得见。你要想不叫我上局里去找你,你就马上过来。林书同,你骗我也骗得差不多了吧。三个月以前,你就说你一定能办成。直到现在你也没有一点动静,还叫我相信你。叫我怎么能相信你?
(于丽丽只顾了打电话,过马路时撞倒了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去搀扶跌倒在地上的老太太,还仍然一边走一边对着电话喊叫。 这时只见一个滑滑板的少年飞快地滑了过来,停在老太太跟前,弯腰把老太太从地上掺扶了起来。于丽丽却依然没有理会。还在继续打电话。滑滑板的少年林小冬狠狠地瞪了于丽丽一眼,脚下一用力,滑着滑板向于丽丽撞了过去。于丽丽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被林小冬撞得站不住脚,跌坐到了地上。)
于丽丽(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向林小冬):你干什么!你眼睛瞎了,往我身上撞!
林小冬(毫不相让,也怒目相向):你才是睁眼瞎。最大的睁眼瞎!
(林小冬向于丽丽作了个鬼脸,滑起滑板,飞快地离去。于丽丽拍打着裙子上的灰尘,骂了一声“小混蛋”,又继续给林书同打电话。)
于丽丽(依旧气哼哼地):老林,我再次告诉你,这可是最后一次。你别想再拖,也 别想拿甜言蜜语胡弄我。三年了,我听够了你的海誓山盟了。现在我就是要你来实在的。你要是还不能跟你老婆离婚,那咱俩也就彻底分手。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无情无义。你知道我手里有什么东西。足够叫你林大局长,到有关部门说不清楚。吃不了兜着走的。反正你看着办。这次我也豁出去了。你要来,我还在老地方等你。你要是不来,咱们俩就算彻底拜拜!
五、二十一路公交车上,街道上(日,外)
(二十一路公交车站点,身背着滑板的林小冬跟着人们挤上了二十一路公交车,他一眼看见那个撞倒了老太太又被他撞倒的年轻女人,正坐在靠近车门的一个座位上。林小冬狠狠瞪了那女人一眼。于丽丽却没有发现挤在乘客中间的林小冬,一双大瞪着的眼睛瞅着车窗外面的街道和行人,脸上依然挂着愤恨的神色,显然她的怒气还没消。她叫林书同到红旗大街的上岛咖啡厅会面,她要给他下一个最后通谍。这时候,一个男乘客拉了一下她的袖口。
男乘客: ,你是不是应该给这位老太太让个座位?
于丽丽(一把打开男乘客的手,愤怒地):谁是 ?你才是 !
男乘客(拱手表示歉意说):对不起。我口误 。不过,我还是想请你给这位老大娘让个座位。你看车上那个标语不是写着:尊老爱幼,人人有责么。
于丽丽(不满地):你怎么那么好管闲事?我让不让座,用你告诉我吗?
男乘客;我不过是提醒你一下。
于丽丽(撇了撇嘴):她是你妈,还是你奶奶。
男乘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没教养!
于丽丽(气哼哼地呼地站了起来,却没注意挎在腕上的手包,滑落到了她坐着的座位底下);你怎么骂人?
(林小冬一直在注视着两个人吵嘴,又狠狠瞪了那个女人一眼。他看见了于丽丽掉落到座位底下的手包。)
男乘客:我没骂人。我只是说你应该有点起马的教养。
于丽丽:我看你就没教养。你要不是瞎子的话,你看看这几个字,“老弱病残孕”座席。 我就该坐这个位子。
(这时,公交车到了站点,停车,打开了车门,一些到站了的乘客纷纷下车。挤在乘客中的林小冬也跟着下车,却顺手从于丽丽的座位底下拾起了那个米色手包,跳下了车门。)
(于丽丽一低头,发现腕上挎着的手包不见了。)
于丽丽(大声喊叫):我的包不见啦!我的包被偷啦!
旁边一位女乘客提醒她说:好像是一个背滑板的男孩捡去了,那男孩刚下车。
于丽丽(大声喊叫):别开车!别关门!
(于丽丽跳下车门, 一眼看见黄河路上林小冬滑着滑板,正向前面一条街道滑去,于丽丽一边喊叫着,一边追了上去。)
六、黄河路和长江路大街上(日,外)
(于丽丽沿着黄河路一边追赶着,一边大声呼叫着)
于丽丽:喂!——前面那个小小子!你停下!你停下!还我的包!还我的包!
(在黄河路马路上滑动着滑板的林小冬,听见喊声,回过头看了追过来的于丽丽一眼,一出溜拐进了旁边一条街道长江路,在路过一栋楼房的时候,弯腰把手里拿着的手包,塞进了水流子管道里,站起身,又继续沿着长江路往前滑去。正是这个时候,有一辆红色小轿车缓缓开了过来,坐在驾驶座位上的何玉凤,看见一个滑滑板的男孩,往楼房的水流子管道里塞进了一个东西,又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继续滑着滑板飞驰而去。而这时她又看见从黄河路追赶过来的于丽丽,一边追赶一边声嘶力竭地喊叫“你还我的包!还我的包!”何玉凤一眼就认出了她曾叫人跟踪过的于丽丽。她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叫人 的,于丽丽和林书同相拥相吻亲热着的照片,对照了一下,一点不差,正是丈夫林书同背着她相好的那个小三。何玉凤停下车,看见于丽丽继续往前追赶那个小男孩,她很快就判断出,于丽丽追讨的那个包,很可能就是那个男孩塞进水流子管道里的东西。何玉凤打开车门,走下车,快步走到楼前,从水流子管道里取出于丽丽的包,看了一眼,又快步返回到车里。何玉凤拉开手包的拉链,看见里面除了几个化妆盒和一包面巾纸,还有一个红色外壳的U盘。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知道于丽丽为什么要死死追赶那个小男孩了。何玉凤冷笑了一声,把U盘装进口袋里,开动起车向黄河路方向驶去。)

共 846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不要太过贪婪,从U盘一个小物件,展开的却是有关权利、金钱、美色的诱惑。男主人公林书同在官场起起浮浮,本想靠裙带关系,靠官居高位的女人上位,却被一个U盘所牵累,而逼迫与原来同苦生活的发妻离婚。地位的提升,欲望的沟壑难填。包养小三后,把柄落在小三手里,陷入困境,靠谎言维持。而机缘巧合,小三的低素质行为,引起一连串故事,导致带有证据的u盘,落到了公安手里。再一个U盘,不仅让第二次婚姻破产,而且牵出了更多的黑暗肮脏。最后的锒铛入狱,是必然结果。本以为故事就此而结,令人欣慰的,本已抛弃的母子,不离不弃,最后的悔泪是一场及时雨。故事很有警示意义,情节设置精巧,一波三折,人物语言、心理刻画生动。推荐佳作共赏,感谢赐稿,期待更多精彩!【编辑:绿叶红了】】【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1004】
1 楼 文友: 2016-10-09 11:50:45 U盘一个小物件,展开的却是有关权利、金钱、美色的诱惑。人生有太多的诱惑,就看你的心会否被迷惑!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2 楼 文友: 2016-10-09 17:59:02 匠心力作,感谢分享!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楼 文友: 2016-10-09 19:24: 正是应验了那一句话,要叫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堂堂正正做事,老老实实为人,走得端,行得正,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否则,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4 楼 文友: 2016-10-10 19:07: 2 反腐佳作,百演不衰。为老师的精品喝彩!
5 楼 文友: 2016-10-11 16:52:49 第一次尝试微剧本,感谢编辑精评,感谢诸君鼓励 攀登文字,书写心声。灵魂追寻,夕阳借红。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久坐肩颈背酸痛是怎么回事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