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京沪晋粤琼代表团举行开放日活动均提到反腐

发布时间:2019-12-04 15:46:25

京沪晋粤琼代表团举行开放日活动 均提到反腐工作

开放日

昨天,12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山西团、上海团、北京团等举行开放日活动,北京青年报发现,开放日上,各团组的人大代表都提到了反腐工作,“坚定不移把腐败查下去”也成了大家发言的主题之一。因发生“塌方式”腐败,山西团在人代会上备受关注,全国人大代表、省委书记王儒林更是对媒体的提问毫不回避。

山西团

绕不开的反腐,为煤炭大省加了一把火。昨天下午,山西团媒体开放日,会议室挤进130多名,远超往年,还超过了全团人大代表的总数。

作为空降山西“灭火”的省委书记,昨天,全国人大代表王儒林明显是有备而来,还时不时穿插反腐、吏治“金句”,如在回应山西腐败问题时,他总结道,“山西发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

“山西经济遭受断崖式下滑,您睡得着吗?”会上,也有将这个问题抛向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李小鹏的回答很幽默:“我不睡觉怎样干活呀?”作为省长,他结合经济问题谈反腐。李小鹏说,山西很多腐败案件的背后都有煤老板,涉及到煤炭资源交易,由于制度不完善信息不公然,导致巨大的利益眼前,滋生了腐败。本次,山西代表团就建议国家对超额利润通过立法、征税来抑制,掐死腐败源头。

昨天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原省委书记袁纯清参加山西团审议时说,虽然山西发生严重腐败问题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但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领导,自己已经在去年的山西领导干部任免大会上表示过检讨。

腐败情况

有干部被抓前一月还收了三亚房产

王儒林说,为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感到很痛心。山西腐败到底多严重?他总结三个特点。

首先是量大面广。从纵向看,从省到市到县到乡到村,都产生了严重腐败问题。从横向看,煤炭、交通、国土是腐败多发地带。就连纪检监察、组织部门也发生了不少的问题。

王儒林说:“像纪检系统,从省纪检书记、常务副书记,两届4名班子成员都出了问题;到市、县纪委书记到直接办案的干部,也都出了问题。所以严肃查处纪检系统腐败,自去年9月至今共查处117人,其中56人被清除出纪检队伍。”

其次是集体坍塌。“山西产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王儒林举例称,省级干部已7人被查。市一级如太原,3任市委书记、连续3任公安局长被查;县一级如高平,连续两任书记、4任市长,一名纪委书记被查。“我们有一个市,在查处城中村问题中,倒查出多名干部。其中一个市局级干部,在北京上海等有几十套房产,家财过亿。”

三是反腐形势严峻复杂。王儒林说,涉案贪腐数额巨大,动辄千万乃至上亿元,而且有的腐败分子不择手段。如有个县长,不仅受贿收礼金,而且直接把财政的钱打到宾馆,再从宾馆提取现金装到自己的兜里。听说县里收了一批文物,这个县长就跑过去,挑选了33件拿回家。等纪委来办案,他说:“我是县长,你们没有权力跟我说”。

王儒林强调,特别是十八大以后,有些人仍然不收敛、不收手。有一个干部,去年12月被双规,但是在11月份,还收了一套在三亚的房产,价值280多万元,被双规当天,他兜里还揣着1万欧元的汇款。另一名干部,贪腐家财已经过亿,自己还对行贿人进行分析,看在送钱人中那些可靠,那些不可靠。然后,他就向认为可靠的要钱,被列入“不可靠”小本本的,退还财物。

腐败原因

有腐败重灾市5年仅查出4案

王儒林分析,山西发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原因,一是党不管党,没有从严治党;二是没有从严治吏,权利失控;三是没有拧紧权利总开关;四是没有从严查处。

他举例道,山西省有14年没有查出市委书记贪腐案件。其中一个腐败重灾区的市,连续近5年时间,仅查出4起涉腐案件,移送司法机关的只有一个人,而且涉案金额只有5万元。“所以,现在一查就是1帮,一动它就塌方。”

为此,山西省将坚定以零容忍态度,老虎苍蝇一起打,坚决把反腐败问题进行到底。

王儒林认为,三个“高压态势”在山西已经形成。有一个重要标志,就是部分有问题、犯了错误的干部,主动找组织交代问题。比如有个重灾市,主动找组织交代问题超100多人,触及金额5200多万元。而且主动交代的问题,有一些是组织不掌握或者不完全掌握的。

“有个局长,在交代问题时说,过去他认为共产党没有希望,他就随大溜,他人收他就收,别人要,他也要。现在他觉得共产党有希望了,所以就愿意找到组织交代问题。这句话使人警省。”

干部补缺

省管干部名额仍有近300个空缺

高压态势反腐,目前山西仅省管干部名额就有近300个空缺。王儒林认为,山西产生系统性塌方腐败,主要是吏治原因。在所有的腐败行动中,吏治腐败、买官卖官又是核心性的腐败,是致命的,老百姓最痛恨。山西要净化政治生态,必须刷新吏治。

他强调,山西在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诸多案件没有办结的情况下,选人用人防止带病提拔更难。目前,在空缺的岗位中,有3个市委书记,16位县委书记,13位县长。这些岗位不能长期空缺,但是也不能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

据了解,在一个重灾区试点,山西已经采取很多办法发现能够胜任县委书记的人选。省委组织部在这个市光直接谈的就有622人,在此基础上构成一个名单。这份名单中的部分人,让王儒林意识到“腐败分子确实具有隐蔽性、两面性”。原来,名单排第二位的,在半个月的时间,就被查处了。还有一个排位比较靠前、多人推荐的,1个月内,也“掉进去了”。

王儒林承认,在缺位这么多干部的情况下,要防止带病上岗,是一项躲不开绕不过的难题。要在选人用人上下工夫,还要重视发现好干部。决不搞政治运动,也不搞人人过关。

“我始终认为,山西大多数干部是好的。”

晋官难当

要最大限度减少存量腐败

“晋官难当”如同一个公认的魔咒。在前任省委书记袁纯清上任之初,媒体就曾将这个问题抛出。这次,轮到王儒林作答。

对此,王儒林回应,党的十八大以后

,做官都不容易,官都难当了。第一,压实了,出了事要问责,要摘“帽子”;第二,纪律规矩较真了,不再是稻草人、橡皮筋,犯规了就要吹哨、让位子;第三,工作任务拉清单了,完不成任务要打板子;第四,权力受制约了,要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权力出笼子,人就可能进笼子。

他认为,官难当,为官不容易。这也正是10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抓从严治党的效果。“官难当,百姓的日子就会好过了。如果当官的都任性起来,那老百姓不就遭殃了嘛!民心就散了。”

王儒林承认,相比较而言,晋官确切难当。从去年9月至今,他入主山西半年,总结晋官难当在四个方面:第一是保安全生产难。山西是煤炭大省,经过多年努力,安全生产情势明显好转,但是仍然有诸多不安全问题和隐患。第二改变生态难。有的地方已百孔千疮,尤其是采煤对地下水系的破坏是不可逆的,花多少钱都恢复不了。而山西水资源总量只有全国的0.4%,严重制约发展。三是破解资源诅咒难。四是治理塌式方腐败难。要最大限度减少存量腐败,遏制增量腐败。

“功成没必要在我”。王儒林表示,面对难题要敢于担当,要有耐心,不能急于求成。“我相信山西的前景是光明的。 本组文/本报 孙静摄影/本报 郝羿

上海团

“官二代”经商规定二季度实施

本报讯(桂田田)昨天下午,上海代表团举行开放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回应媒体提问时表示,中央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的《上海市展开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的意见》将于今年二季度正式公布和实行。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关键是从严管干部,从严管干部的关键是从严管领导干部。领导干部职务越高,越应该从严要求。”韩正表示。

韩正泄漏,《意见》规定不同层级的干部将有不同的要求,体现“职务越高、权力越大、要求越严格”的精神。

目前,《意见》正在征求意见中,当前最主要的是严格管理市级领导和局级领导。《意见》修改完善后,根据安排,今年二季度可以正式公布并实施,一旦公布,等量齐观,体现“制度面前一律平等”的精神。

在今年2月末举行的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韩正表示,《意见》是贯彻落实中央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举措。“这项工作在上海试点,是中央对上海的信任,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上海各级领导干部要坚定决心、敢于担当,把各项要求落实好,不孤负中央的期望。”

昨日,《人民》刊登韩正发言,文中援引韩正的观点称:“中央要求上海在从严治党方面也要形成可复制可推行成果。我们要建立一整套可操作可监督可问责的制度。”

去年10月,中央巡视组向上海反馈的意见指出,“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方面,少数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大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权利谋取巨额利益反映强烈。”

海南团

反腐已两年

三公降幅超一半

本报讯(赵婷婷)昨天,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海南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因为反腐等缘由,海南2013、2014两年加起来勤俭的三公经费超过了50%。

罗保铭表示,一个政权要想长治久安,就得得人心,要想维护法律的尊严就必须反腐。“我记得三中全会有个很着名的观点,就是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如果不反腐,任凭权利寻租,公平竞争就不可能存在。所以反腐也是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罗保铭说。

此外,反腐也能净化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腐败严重的地区,党风、政风都不会好,甚至还会出现社会风气的扭曲。目前,海洋、渔业、国土、卫生系统等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腐败问题,部分涉案、处分、移交司法的腐败人员数量已有近百人。但是罗保铭说,从海南的经验来看,反腐不仅没有影响发展,反而促进了经济的健康发展。

“反腐挤出了一定的水分,净化了不少经济发展中的pm2.5。”罗保铭说,公款消费并非经济的真正繁荣,整四风以来,海南2013年共节约三公经费23%,去年节约了20%多,两年加起来超过了50%。

“我们也会吸取出现腐败现象甚至权力部门腐败多发的问题和教训,保持反腐高压,首先让你不敢腐败,慢慢再去建章立制让你不能腐败,最终让你养成一个良好的职业道德,让你不想腐败。”罗保铭说,就眼前来讲,反腐还是要保持高压力度,要对腐败零容忍,做到有贪必惩,有腐必反。

广东团

反腐不能停

谁有问题就查谁

本报讯(薛雷)昨日下午,广东代表团举行开放日,有问到反腐:“过去的一年中,广东有两名‘大老虎’落马——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先后因涉嫌违纪违法而被调查。广东这1年来的反腐工作情况如何?接下来还会有何动作?”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说:“去年就有人问到过我这个问题。我的态度还是一样的:坚决反对腐败,绝不手软。谁有问题,就查谁。朱明国和万庆良的案子,给我们的教训是深重的。这两个案子是中央查的。我们自己,去年共查处了厅局级干部95人,包括有市委书记、省直各厅局的负责人、国有企业老总等;也有机关干部,也有基层的干部。”

就在一年之前

,胡春华也在广东代表团开放团组日回答了反腐问题。当时称胡春华主政广东后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廉政风暴,胡春华当时表态,2014年,会继续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

一年之后,他给自己的表态做了如上“收官总结”。

最后,他又谈到了对新一年的展望。“说到今年的反腐,我们的态度还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坚定不移地把反腐败进行到底。至于说今年一定能查出多少人来,这个事我不敢说。”胡春华笑道:“只能说,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还是这句话:谁有问题查谁,碰到谁查谁。”

北京团

挤腐败水分

可还原市场秩序

本报讯(李天际)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晓超昨日谈及反腐时表示,反腐一时可能会使某些行业,如餐饮、宾馆饭店等高消费领域受到影响,但如果把腐败的水分从中挤掉,恰恰可以还原市场的秩序。

杨晓超称,过去有一些说法,反腐会影响经济发展,但是任何经济都需要健康发展,必须要把经济运行中的不规则因素排除掉。

他认为,所谓的市场经济和法治经济,是有规则、有秩序的经济,但是贪污腐败除了个人中饱私囊外,最大的危害就是破坏经济秩序,使整个市场经济失去公平竞争的基础。

“从这个意义上讲,可能反腐一时使某些行业,如餐饮、宾馆饭店等高消费领域受到影响,但这些领域的支撑点恰恰是腐败行为在其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反腐把这些水分挤掉,恰恰可以还原市场的秩序。”他说。

山西治疗卵巢炎医院
广西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海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大连治性病好的医院
安顺有没有能治癫痫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